文化主页 > 警界 > 文化 >
笨贼
2019-02-01| 来源:驻马店市公安局

地铁的监控探头里,那个笨贼又出现了。

就连对着监视屏的民警也是一脸苦笑:这个笨贼衣着破烂,太引人注目;浑身也脏兮兮的,人们都避而远之,怎么下手去偷东西?

说来也苦,笨贼原本在建筑工地上出苦力,生活也算有个保障。但为了义气,替工友顶包承担错误,被老板开除丢了工作,又不料事情传开,四处应征屡屡碰壁……无奈流落到了地铁站,一开始,笨贼靠着捡拾垃圾桶里的塑料瓶艰难维持生计,可最近来了一群狠人,将他硬生生挤兑出拾荒的圈子,于是,他的捡拾工作又搁浅了。

笨贼出了名的笨手笨脚,经常毫无收获,有一次他费了好大的力,才侥幸摸进一中年妇女的皮包,手还没拿出来就被当场发现,他仓皇逃跑——没跑几步路就因为饿得两腿一软,啪得一下摔倒在地。中年妇女上前用皮包一阵打,他倒在地上双手护头闷不作声,妇女打完了,可能不想多事就放过了他。

似乎笨贼从业后就没有得过一次手。

这天,笨贼又现身地铁站,虽然他已破釜沉舟,可半天下来,仍旧原地踏步,一筹莫展。饥饿袭来,他蹲坐在站厅的墙角,眼中来往的川流不息,让他想起了家,也想起了他当初离乡时豪情万丈的许诺——这份许诺,或许是迫使他继续待在这个格格不入的大城市里最大理由。

小弟弟,给,擦擦吧。

笨贼有点愣,他抬起低垂的头,眼中充满着不解,这么多时间他都是一个人,极少有人会这样主动和他说话,可眼前的这位口齿已经不清,手里拿着湿纸巾的老人分明打破了这个惯例。

笨贼没有动,但过了一会,在老人和蔼眼神的注视下,他还是接过了纸巾,站起身,用力擦了擦脸,向着老妇人点头表示感谢,老人见状笑了笑,然后颤巍巍地转身离去。

握着纸巾,笨贼感受到了温暖,他的眼泪在打转。模糊中,他的眼睛却发了直——在他眼前出现了一片久违的开阔地,老人的布包完全敞开,里面的小钱包清晰地露出了头,钱包里面有钱,有钱就不会饿了。饥饿仿佛不断敲击着笨贼的脑海,让笨贼的身体本能地运作了起来——他跟了上去……

老人一步一步走得慢,笨贼却跟着她走了很久,他的手不停重复着举起,放下,再举起的循环,手里的纸巾越捏越紧。

肚子一直在催促着他摈弃自己的良心……

跟着老人到了人少的地方,终于,笨贼还是出手了,他的手极度小心的伸进了老人的布包里,两只手指极不熟练地夹住了小钱包,慢慢地,慢慢地取出……
    突然,老人停下了脚步。

她回了头!

笨贼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脑子仿佛被重击了一般,嗡的响了起来。此时他根本没有逃跑的念想,口中苦水一般的感觉让他难过得想放声大哭,他满面哀容地看着眼前那唯一关心过他的老人——

 “真巧,小弟弟,我忘记了,包里还有个面包,我想回去拿给你的。又是和蔼的笑容,要好好的,知道吗。

心脏又被一阵重击,浑身脱了力一般,笨贼无法面对眼前这份温暖的目光,手中的面包也是千斤般沉重——老人可能年纪大了,并没有发现钱包被偷。

千辛万苦之下,笨贼终于得手了,也可以填饱肚子了,对于笨贼而言,燃眉之急已解,可此时呆立的他却像个孩子一样哭的稀里哗啦……

……

监视频前的民警将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他已整装待发,正当他拉开门准备冲出的时候,愣了——门外站着一男子,此人手里拿着一个小钱包和一个吃了一半的面包,声称要自首,男子和民警聊了很久,说他要放下无谓的自尊,要和老家人说明一切,返乡回家,踏实做人。男子给人的感觉还是那样的笨手笨脚,直到自首都没有真正获得过不义之财。可民警笑了,面前的男子还是衣衫褴褛,但他从男子身上感觉到了不同——迷茫烟消云散,希望与释然闪耀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