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主页 > 警界 > 文化 >
放大幸福
2019-02-19| 来源:驻马店市公安局

最近,几家省级卫视反复播放的一则广告很是吸引我。其实,这则广告也不是追求什么明星效应,只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先是无精打采的坐了下来,同样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送上来一盒方便面,对他说了一声:“有奖”。那名男子打开方便面的盒子发现了一张刮刮卡,刮开一看,他中了一只卤蛋,男子顿时欢欣鼓舞,一跃而起,热情地拥抱着他身边的人群。这时的电视屏幕上打出了这样的一行字来:“为生活中的小惊喜而欢呼!”透过这则广告,对于方便面的牌子我倒是没有记住,但对那枚有着特写镜头的卤蛋,尤其是那名男子为了这枚小小的卤蛋而忘乎所以般的巨大幸福,真的是深深地、重重地打动着我的心扉,也让我仿佛同样获得了莫大的幸福一般……

盘点和回顾自己这既说不上什么可圈可点、更谈不上什么轰轰烈烈,但倒也还不冷不热、不上不下的半个世纪风雨人生路,我突然就茅塞顿开地发现:本人没有成为什么大款,发过什么大财,但如今的我若是想从口袋中掏出个千儿八百的现钱,那也的确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可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用那颤颤巍巍的手塞给我一角钱压岁钱时的情景,却永远放大成了我这辈子对金钱所拥有时的最大幸福……

本人没有吃过什么大餐,穿过什么大牌,但平日里的鱼肉荤腥、四季常服也还是从不缺少的。可在我的血脉里,妈妈在煮地瓜的锅子里专门为我蒸熟的一小碗米饭,和那用从家养鹅鸭身上取下的羽绒为我缝制而成的小背心,却永远放大成了我这辈子对物质所拥有时的最大幸福……

本人没有当过什么大官,受过什么大用,但也磕磕绊绊地从股级提拔到副科级,再从副科级实职慢慢熬到现如今相当于正科级的闲差。可在我的脑海里,儿童时期班主任老师庄重地给我戴上一条杠的少先队小队长标志时的定格,却永远放大成了我这辈子对责任所拥有时的最大幸福……

本人没有立过什么大功,获过什么大奖,但诸如三等功、先进个人、书籍、辞典、毛巾、钢笔、笔记本之类的奖励我也获得过不少。可在我的印象中,那次在风雨之中赤着双脚奔跑,为老乡追回一辆丢失的自行车,老乡高兴地对我伸出的大拇指,却永远放大成了我这辈子对褒奖所拥有时的最大幸福……

本人没有成为什么大家,出过什么巨作,但也懵懵懂懂地在国家级、省、市级的报刊、杂志与网络上先后公开发表过数百篇的散文和诗歌等文学及新闻方面的作品。可在我的心田间,读初中时,老师将我的一篇题为《大浪淘沙》的作文打了个满分甲等,并在班上作为范文朗读,还把它端端正正地贴在班级专栏里的瞬间,却永远放大成了我这辈子对成就所拥有时的最大幸福……

是啊,芸芸众生,铺天盖地,能成为大款、大官、大家当然是可喜可贺,能享受大奖、大餐、大牌自然也是无可厚非,可那毕竟都还是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可遇而不可求。我们可以甩开膀子、撸起袖子为之去奋斗,为之去追求。但我却也认为:五百万、一千万的彩票中奖固然值得我们欢天喜地,一只小小卤蛋的刮刮乐同样也蕴藏着值得我们去奔走相告的大大惊喜与幸福。放大了我们身边那一次次俯首可拾、微不足道的小幸福,我们也就能拥有那同样能令我们刻骨铭心的大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