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主页 > 警界 > 文化 >
迷糊的“偷先生”
2019-02-01| 来源:驻马店市公安局

冬已深,出门就是满满的寒意。但这并不妨碍郊区夜色,尤其是金汇西街外侧的金钱公路。那是一条乡间小道,看见月光下透出云雾,小河上是一片袅袅的烟雾,河边树上挂满雨滴,一片朦胧的温和景象。

“咣当……”一声巨响,打破了这个夜晚的宁静。

 “撞车了,撞车了……”路过的群众纷纷上来围观,对于热闹的事,是绝对不会错过的。“人跑了。”其中一位看热闹的好心人提醒道。

两辆电瓶车相撞的一刹那,当事人老高坐在地上足足愣了三分钟,脑子一片空白,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跑了。他从地上艰难地爬起,电瓶车的前保险杠被撞的变了形,脚踏板上的塑料盖已经不知所踪,剩下裸露的黑色零件,残损的挂着。这时候只有车灯还亮着光,似乎在一片残垣废墟中炫耀着自己顽强的生命力。

老高费劲地扶起电瓶车,两手撑着腰慢慢站稳,低头查看了一遍身体,幸好手脚只有些许擦伤,并无大碍。老高缓缓抬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今天加班回家不巧赶上了下雨,由于地面湿滑,加之小路上没有安装路灯,又穿着雨衣视野受到限制,在道路交叉口就与转弯车辆撞上了。可是,“是我车子打滑,没刹住才撞上的啊。他为什么要跑啊?”老高心里纳闷着。

怎么回事?一般情况下被撞者岂会放过这“讹人”的机会?老高虽然未能想明白,但是暗自庆幸着,算是碰到一个“好说话”的主。

老高抖了抖雨衣上的雨水,心想,“不管了,回家要紧”,便着手整理车子旁被撞坏的零件和掉落的随身物品,扔在车篮框里,一脚跨上电瓶车,双手握在手把上,准备拧油门。

“那边还有一个背包、一个电瓶,你不要啦?”那位好心人指着马路边上又提醒道。

老高随着手指方向看去,在电瓶车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静静地躺着一个黑色背包和一个电瓶车电瓶。 

“可是,这些不是我的啊。”老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一边好奇地打开背包,惊奇的发现里面竟还有钱包、平板电脑等贵重物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老虎钳、扳手的工具。

“估计是刚才被撞的人遗留下的吧……”

“怎么还有一个电瓶?他的电瓶车不是开走了吗?”

 “包里的工具也很奇怪。”周围看热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刚才那位不会是小偷吧?”其中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头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把在场的大家着实吓了一跳,老高也不禁紧张和慌乱起来。

“肯定是的,不然怎么那么着急走呢。”另一位好事者斩钉截铁道,两人像是唱着“双簧”,一唱一和。

“那怎么办啊?这个背包和电瓶怎么处理啊?”老高不知所措地问道。

“你还是去派出所报案吧。”围观的人纷纷给老高出谋划策,最后都支持他去派出所报案。

被大家这样一说,老高越想越不对劲,不会被人怀疑是窃贼吧,想到这,他立马拿起电瓶和背包骑车往派出所的方向赶去。

时钟已悄悄指向九点半,浓浓的夜色像一块张开的幕布,笼罩着整个街道,没有了喧嚣的广告声,没有了滴滴的鸣笛声,没有了嘈杂的说话声,一切安静如水。但是,在派出所一楼大厅,却灯火通明。

“请问,有什么事吗?”值班民警小唐看着满脸雨水,疲惫不堪地老高,上前问道。

老高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并把背包和电瓶交到了小唐手中,心中的一块石头这才落地了。 

“警察同志,你说会不会是小偷?”老高将头凑近了一些,小声问道。

“我们得先找到人,调查清楚情况才能确定,非常感谢你把东西交到派出所,今天已经很晚了,你就先回去吧。”送走了老高,小唐详细翻看了背包中的物品,在钱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张身份证。有证件就好办事,小唐着手寻找这位“偷先生”。

很快,小唐查到了“偷先生”的手机号,并拨打了过去。过了很久,电话始终没人接听,小唐不死心,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电话。正想挂电话时,电话那头犹如被小唐这锲而不舍地精神所打动,慢悠悠地接起:“喂……”。

“请问,你刚才在金汇是不是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并遗失了一个背包?”终于等到对方的回音,小唐激动地问道。

“金汇?我…我…没有在金汇啊……”对方口齿不清地回答着。

“你现在在哪里?方便到派出所来一趟吗?”电话中,小唐感觉到对方含糊其辞,这更加深了他的怀疑,真有可能印证了老高的猜测。

“我现在…现在…也不知道我在哪。”对方反复绕圈子,始终重复着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之后,再无回音。

一个小时后……

派出所里来了一位全身湿透、气喘吁吁的“老人”。一进派出所大厅,就嚷嚷着来领背包。听到消息,原本在监控室视频查找“偷先生”下落的小唐立即跑了过来,心想:难不成‘偷先生’见逃不过,来自首了?

可是,看到“老人”的第一眼,他糊涂了。这分明就是身份证上的这张脸,可凭他的“专业“眼光””,眼前这位老实巴交又带着点迷糊的老人,怎么看都不像个贼啊,莫不成现在的“贼”伪装技术越发高明了      “打你电话的时候,怎么把电话挂断了?”小唐疑惑地问道。

“警察小同志,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迷迷糊糊在一条小路上就昏睡过去了,清醒过来的时候很冷,衣服已经湿透了。这一坐,我完全不知自己在哪里。”

 小唐递上一杯热茶,“老人”絮絮叨叨扯开了话匣子,原来,他年届50出头,常年奔波打工看着比实际年龄老了许多,今儿白天因工作失误,被厂里开除了。这家里还有四张嘴等着他的这份工开锅,这下可倒好,都这把年纪了,还上哪去找工作,面对前路,他无所适从。从工厂出来,一路魂不守舍的开着电瓶车回家,怎么出的交通事故他都稀里糊涂,倒地后还撞到了头,神志不清的爬起来,梦游似的骑着车就走了,也不知在哪儿又摔了一跤,接到民警电话时,已经昏坐了很久,回答不清小唐的电话也正是那个时候。初秋夜晚下浑身的湿冷终还是把他给逼醒了。想起警察的刚才那通电话,再摸摸身边,包不见了,这才急吼吼找到了派出所。

“这个电瓶哪里来的?”小唐并没有完全解除对他的怀疑,继续问到。

“我在浦江镇打工,家住在平安,路程要30几公里,怕电不够用,这个电瓶作备用的”。“老人”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小唐进一步按照“老人”提供的回家路线,调取了监控,这才彻底消除了他的怀疑。

“知不知道,因为这电瓶,你差点被当成小偷了!”看着还在犯着迷糊的“偷先生””,小唐笑着说道,而这位“偷先生”’抓耳挠腮,显然还没完全从他的迷糊中走出来……